故事:家門被抄,我怕連累夫君自請下堂,沒幾天他滿面春光成駙馬

每天讀點故事 2021-02-16 檢舉

故事:家門被抄,我怕連累夫君自請下堂,沒幾天他滿面春光成駙馬

本故事已由作者:黑方,授權每天讀點故事app獨家發布,旗下關聯賬號“每天讀點故事”獲得合法轉授權發布,侵權必究。

1

第一眼看見小青,我還以為他是個女扮男裝的小姑娘。

他著著一席青衣站在春風苑的閣樓上,腰間松垮垮系著的羅帶,難掩那盈盈一握的纖細腰肢。他半倚著欄桿,時不時向下看著,美目流盼,勾人心魄。

而我正坐在春風苑對面的茶攤上,點了最便宜的一碗茶水解著口渴。

我端著茶水,百無聊賴地四處看著熱鬧,不過是一瞬間眼神的交匯,他隨即便轉身離開了閣樓,我還以為他是被我丑陋的面容嚇到了。

卻不想他竟搖晃著他那水蛇腰徑直跑到我跟前,對著我熱淚盈眶地喊了聲,

“姐姐,我是小青啊!”

我正低頭喝著茶,被他嚇得一時愣住,口中的茶水順著喉嚨咽了下去,連茶葉渣子都沒來得及吐掉。

呦呵,合著是個腦子不大正常的,真是白白浪費了他那張我見尤憐的小模樣。

我知道他唱的是哪一出,不就白蛇傳么,這話本我看了沒有十次也有八次了,索性耐著性子回了他,

“小青姑娘,我可不是你的白娘娘。”

這下倒是換他愣住了,一副看著傻子的模樣,

“姐姐,你不認得我就算了,怎的腦子還壞了,我可是個男人啊!”

男人?我趕忙抬頭細細瞧了瞧,雖是面如凝脂,色若桃花的嬌俏模樣,可那喉結還有平坦的胸膛,嘿,還真是個男人。

我過意不去急忙賠罪,

“對不住,對不住,怪我眼拙。”

剛離得稍遠了些,我還以為是哪家的俏皮千金,女扮男裝去春風苑湊著熱鬧,畢竟這種事我以前也沒少做過。

他倒是不介意,反而一臉關切地看著我,

“姐姐,你這臉是怎么了?”

我突然覺得他這人不止腦子不正常,還很不知禮數,大街上隨便扯過個人叫就姐姐,還問這樣傷人的問題,戳人痛處。

我沒好氣地用手把他從我眼前扒開一段距離,起身離開,

“關你何事?”

我往前走開,卻發現他一直一步一趨的跟在我身后。我停下腳步,他跌跌撞撞的與我撞了個滿懷,揉了揉額頭委屈巴巴的喚了我聲“姐姐”,

我好言相勸,“我真的不是你姐姐,別再跟著我了。”他卻還是一臉堅信的模樣。

我懶得與他再做過多的糾纏,加快了腳步,發現他還在身后跟著,就時不時吼他一吼,“別跟著我!”

眼看著到了屋前,我急忙打開小院的大門,不顧他險些撞在門上,嘭的一聲把他關到了門外。

回屋歇了會,我躺在床上不知為何有些心神不寧,鬼使神差地起身跑到院里,悄悄打開大門,不想他竟還守在門口。

他抱著雙膝坐在地上,蜷縮著身子把自己縮成一團,見門開了,他抬起頭眼睛驀地亮了起來,歡喜地喊了聲,“姐姐!”

他倒是個不記仇的。

我瞧著他那副可憐巴巴的模樣頓時心生憐惜,算了算了,管他是騙子還是瘋子,我這副模樣又窮得叮當響,不過賤命一條,也不怕被人拿了去。

索性拉他起來,“進來吧。”

他像個小尾巴一樣一直跟著我,我在院里替人浣洗衣物,賺點辛苦錢勉強維持著生計,他就在旁邊歪頭看著。

“你叫什么來著,小…青?”

“對對對,小青!”

我有些無奈,放下手里的衣服看著他,

“不是名字里有個白字的,就是你姐姐,我娘就只生了我一個。”

當年爹娘一直恩愛有佳,爹爹從不曾納妾,娘身體不大好,爹爹心疼她,所以也就只生了我一個,也是嬌貴的放在手心里捧著的,可如今……

“姐姐,你不記得倒也正常,畢竟你已經投胎轉世。”

“你是不是話本看太多了?”我白了他一眼,“你家在哪,等會我送你回去。”

“姐姐在的地方,就是我的家!”

他倒是說的好聽,但我也不是個好糊弄的,“你現在住在何處?”

“我才閉關出來,今兒是頭一天來這,我聽人說這里的曼妙美人都在那春風苑,我就去那尋你,沒想到還真就找著了。”

他手舞足蹈說的高興,見我臉色不好,急忙把嘴閉上。

曼妙,美人?

我看著水盆里隱隱約約的倒影,右臉頰上一道蜈蚣般長長的刀疤看起來十分駭人。難為他去春風苑那環肥燕瘦的煙花之地尋我,還真是抬舉我了。

我苦笑了聲,胡亂把倒影

來源:www.toutiao.com

推薦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