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父親去世請假未獲批,上海一員工處理完喪事回公司后竟遭辭退

北青網 2021-01-25 檢舉

1月24日,山東高法官方公眾號公布了一個有關勞動糾紛的案例。陸云生系上海某物業公司員工。2020年1月6日,陸云生因父親生病向其主管提交請假單后回老家,請假時間為2020年1月6日至1月13日。次日,陸云生因公司未準假而返回,途中得知其父親去世便再次回家處理喪事。

因父親去世請假未獲批,上海一員工處理完喪事回公司后竟遭辭退

資料圖 新華社記者 徐昱 攝

2020年1月14日,陸云生返回上海,并于次日起開始上班。

公司《考勤管理細則》規定,員工請事假一天由主管領導審批,連續二天由行政事務部(辦公室)審批,連續三天以上(含三天)由公司總裁(總經理)審批;累計曠工三天以上(含三天)者,視為嚴重違反公司規章制度和勞動紀律,公司有權辭退,提前解除勞動合同并依法不予支付經濟補償。陸云生簽名確認簽收并學習了上述文件。

2020年1月31日,公司向陸云生出具《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》,通知內容為:

陸云生同志,你于2020年1月5日向公司提出1月6日-1月13日的事假申請。根據《公司考勤管理細則》的規定,請事假連續三天以上的,需報集團公司領導審批。但你在未經審批同意的情況下,自1月6日起即擅自離職回安徽老家,直至1月15日才返崗,按照公司考勤管理規定應視為曠工。即使扣除3天喪假,你的曠工天數也已達到累計三天以上(含三天)的標準,是嚴重違反公司規章制度和勞動紀律的行為,公司有權辭退,提前解除勞動合同并依法不予支付經濟補償。有鑒于此,公司現通知你解除勞動合同關系,你在公司的最后工作日為1月30日,雙方勞動關系自1月31日起解除。

2020年3月27日,陸云生申請仲裁,要求公司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104,069.06元。仲裁委經審理,裁決公司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75,269.04元。

公司不服,提起訴訟。

一審法院:公司屬罔顧事件背景緣由,機械適用規章制度,嚴苛施行用工管理,顯然不當。

一審法院認為,勞動關系具有鮮明的人身依附性和從屬性。在勞動合同履行過程中,用人單位對勞動者具有管理的權利,對勞動者違反勞動紀律和規章制度的行為有權進行懲戒。但,用人單位行使管理權應遵循合理、限度和善意的原則。解除勞動合同系最嚴厲的懲戒措施,用人單位尤其應當審慎用之。

本案中,陸云生因父去世回老家操辦喪事,既是處理突發的家庭事務,亦屬盡人子孝道,符合中華民族傳統的人倫道德和善良風俗。公司作為用人單位,應給予充分的尊重、理解和寬容。陸云生主張其父于2020年1月7日去世,于1月12日火化下葬,并提供了村委會出具的證明予以證明,公司雖不予認可,但并無相反證據予以推翻,一審法院對此予以采信。故,陸云生所請1月6日至1月13日的事假在1月7日后性質發生改變,轉化為事假喪假并存。扣除三天喪假,陸云生實際只請了兩天事假。考慮到陸云生老家在外地,路途時間亦耗費較多,陸云生請事假兩天,屬合理期間范圍。在此情形下,公司不予批準,顯然不盡人情,亦有違事假制度設立之目的。

1月14日不在請假期間范圍,陸云生未按時返崗,可認定為曠工,但公司以未經批準即休事假2天及1月14日曠工合計曠工達3天為由解除勞動合同,屬罔顧事件背景緣由,機械適用規章制度,嚴苛施行用工管理,顯然不當。

另,陸云生因其父病危于1月6日早上提交了事假申請,已履行完畢請假手續,公司的主管和小區物業經理已在請假單申請上簽字,但遲至當日下午才將陸云生的請假申請提交集團公司審批,并于次日才告知陸云生請假未獲批準,故陸云生1月6日的缺勤行為,系因公司未及時行使審批權所致,不應認定為無故曠工。陸云生缺勤的期間涉及6個應出勤日,扣除3天喪假,陸云生實際只曠工2天,也并未達到公司規章制度所規定的可以解除勞動合同的條件。

故無論從何種角度考量,公司均構成違法解除勞動合同,理應支付賠償金。經核算,陸云生解除勞動關系前12個月的平均工資為3,197.5元。一審法院據此并結合陸云生工作年限計算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。仲裁裁決的金額在一審法院核算范圍內,陸云生未提起訴訟,應視為認可,一審法院予以確認。故,公司應支付陸云生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75,269.04元。

公司不服,提起上訴。

二審法院:回老家為父操辦喪事,符合中華民族傳統人倫道德和善良風俗,無可厚非,公司亦應以普通善良人的寬容心、同理心加以對待。

二審法院認為,在勞動合同履行期間,用人單位及勞動者均負有切實、充分、妥善履行合同的義務。勞動者有自覺維護用人單位勞動秩序,遵守用人單位的規章制度的義務;用人單位管理權的邊界和行使方式亦應善意、寬容及合理。

來源:www.toutiao.com

推薦閱讀